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来护儿三个儿子被处斩两个儿子弃武从文当上了宰相

发布时间:2021-01-05 20:27:23 阅读: 来源: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来护儿:三个儿子被处斩,两个儿子弃武从文当上了宰相

秦琼的带头大哥,三个儿子被处斩,两个儿子弃武从文当上了宰相,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据《新旧两唐书.秦琼传》记载,隋朝末年,秦琼在来护儿麾下当大头兵。当时的秦琼,还不是我们敬爱的门神爷,只是一个一文不名的小卒。秦琼的妈妈去世了,来护儿派人去吊唁,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来护儿给秦琼的妣大人送了一个花圈。手下的人问来护儿:“你是大将军,干嘛给一个小兵的妣大人送花圈啊?”

来护儿说道:“秦叔宝武艺超群,他日一定可以杀出一条金光大道,哪里可能久处卑贱啊?”

历史的发展证明了来护儿的眼光,只可惜,带头大哥来护儿没看到跟班小弟秦琼显贵。原因很简单,来护儿在江都兵变的时候,大骂奸臣宇文化及,被宇文化及给斩首了。来护儿有十二个儿子,带在身边的四个儿子,其中三个被宇文化及斩首了。他身边还有一个儿子来济,因为年纪太小,没有被宇文化及斩首。来济逃过一死之后,没有子承父业,而是弃武从文。来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参加了科举考试,金榜题名高中进士。( 来济,扬州江都人。父护儿,隋左翊卫大将军。宇文化及难,阖门死之,济幼得免。转侧流离,而笃志为文章,善议论,晓畅时务,擢进士。)

关于科举考试,有两个著名的典故。一个典故说是科举放榜之日,李世民在城楼上看到考中的进士们鱼贯而入,得意洋洋地说“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那些考中的进士们,大多数是苦读了一辈子的诗书,到了白发苍苍之际,才金榜题名。所以又有了“太宗皇帝真长策,赚得英雄尽白头”的段子。

这个段子,充分体现了古代科举考试竞争的残酷性。唐朝初年的科举考试,一万多名考生参加,录取的进士不过区区数十人而已。大部分的人一次考不中,只能接着考好多次。等到金榜题名之时,就已经是皓首穷经之辈了。古代的人,五十岁中进士,都算是年轻的,这才有了“五十少进士”的说法。

李世民的进士,大部分是皓首穷经之辈,但是来济是个例外。来济在武德元年的时候,还因为年纪太小而逃过一死,贞观初年就金榜题名了。来济中进士的时候,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大家可以脑补一下,一头黑发的来济,跟着一群白发老进士们一起去参拜皇帝,那是多么的辣眼睛啊。没办法,谁叫人家来济是学霸啊,人家成绩好,就是这么牛啊!

来济高中进士以后,获得了李世民的重用。李承乾谋反案爆发的时候,李世民问群臣该如何处置李承乾,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人敢吭声,只有来济对李世民说道:“陛下可以当一个好爸爸,让太子得享天年,不是很好吗?(陛下不失为慈父,太子得尽天年,则善矣)”

李世民听了来济的话,免了李承乾的死罪,将他贬为庶人。从此以后,来济便获得了李世民的圣眷,仕途进入了快车道。李世民让来济去太子府,出任太子司议郎兼崇贤馆直学士,让他负责教太子读书。古代的时候,教太子读书是一份非常有前途的职业,太子登基称帝之后,帝师就是宰相的主要人选。李世民这么安排,这是在栽培来济啊。

李世民驾崩之后,李治登基称帝,来济果然当了宰相。来济的脾气像来护儿,也是宁死不屈的人。他因为反对立武媚娘为皇后,被罢免了宰相职位。来济宁折不弯,在贬所与胡马交战,殁于阵前。来济死后,李治觉得有愧于他,就提拔重用来济的哥哥来恒。来恒也以文章见长,最后也官拜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唐朝的时候宰相多,同中书门下三品就是宰相了。

来护儿赳赳武夫,生出来的两个儿子居然以锦绣文章见长,还都当上了宰相,这已经是佳话。这样的佳话,正史必须记载啊。《新唐书》记载这件事的原文是“济异母兄恒,上元中,为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父本骁将,而恒、济俱以学行称,相次知政事。时虞世南子昶无才术,历将作少匠、工部侍郎,主工作。”

《新唐书》夸来家兄弟,为什么要把虞世南的儿子虞昶抬出来做对比呢?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虞世南的儿子没才学啊。虞世南是凌烟阁功臣,他入选凌烟阁功臣的行列,不是因为功劳大,而是作为“学综经籍”的代表人物。李世民钦定凌烟阁功臣的时候,除了考虑展示文治武功的代表人物之外,还考虑展示贞观朝精神文明建设的代表人物,虞世南就是以贞观朝文化界代表人物的身份入选凌烟阁功臣行列。

虞世南文化水平高,他是初唐四大家之一,文化水平秒杀来护儿,但是他的儿子虞昶却全无乃父遗风。虞昶没有什么文化,只能出任少匠和工部的官职,所以才会被许敬宗称为“匠”。把来护儿的两个儿子和虞世南的儿子一对比,就非常好玩。老爸是耍大刀的,儿子笔杆子耍得那么好。老爸笔杆子耍得出神入化,儿子却因为没文化成了工作男。父子两代人的反差如此之大,才有了许敬宗那句“文武岂有种邪”的感叹。

许敬宗发出这句感叹的时候,正是科举制度飞速发展的时期。科举制度动了关陇贵族集团和山东贵族集团的蛋糕,勋旧贵族们纷纷抨击科举制度。他们认为自己出身高贵,天生就应该当官。许敬宗拿来护儿的儿子和虞世南的儿子做对比,就是为了反驳出身论。由于科举制度的发展,让寒门子弟有了进身之阶,也让尸位素餐的勋旧子弟让出位置,可以算得上是历史的一大进步啊。

手工活外发加工

南山科技园写字楼出租

人脸识别闸机

东莞净化车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