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一次世界大战一场不必要的悲剧

发布时间:2021-01-21 14:22:02 阅读: 来源: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第一次世界大战:一场不必要的悲剧?

丘吉尔说,“一战”史最有意思的部分是“一战”的开始,因为谁都不知道“一战”是怎么开始的。著名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说:“自1914年8月迄今,大家从未停止讨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起因。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所用掉的墨水、所制造的纸张、所牺牲的树木以及为此忙碌的打字机,比回答历史上任何其它问题所用的都多。”  传统观点是,德国蓄意发动了“一战”。这一观点在“二战”之后非常流行,主要代表作是弗里茨·费希尔(Fritz Fisher)在1968年出版的《“一战”中的德国目标》(German‘s Aims in the First World War)。但后来的历史学家大多倾向于认为德国确实最轻率鲁莽,但谈不上有事先的周密计划。克里斯托弗·克拉克的《梦游者》是最近两年关于“一战”最畅销的图书之一,他的观点是“’一战的爆发是一场悲剧,但不是一桩罪行”。

“一战”的导火索是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但克拉克讲道,巴尔干的问题由来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1903年6月11日,28个塞尔维亚军官闯进了贝尔格莱德的皇宫,亚历山大一世国王和德拉加王后被乱枪击毙,两人的尸体被叛军刀砍斧剁,然后从窗户抛下花园。这一场血腥谋杀结束了自塞尔维亚独立后一直统治国家的奥布雷诺维奇王朝。新的国王佩塔尔一世在哗变军官的拥戴下登基。自此之后,塞尔维亚的民族主义势力大涨,策划刺杀亚历山大一世的军官德拉古廷·迪米特里维奇后来成了塞尔维亚的军事情报部门主管。他是一个狂热的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组织了一个地下组织,叫“统一或死亡”(外界则称之为“黑手会”)。在贝尔格莱德的咖啡馆,热血青年们可以公然讨论暗杀、动乱的计划。枪杀斐迪南大公夫妇的凶手普林西普也是这个组织的成员。普林西普和其他两位恐怖分子,都是从塞尔维亚偷渡到波斯尼亚的,他们的手枪和炸弹也是塞尔维亚军方提供的。  当斐迪南大公夫妇遇刺的消息传到维也纳,人们感到的是惊愕,而不是悲痛。没有人喜欢傲慢无礼的斐迪南大公,但奥匈帝国的鹰派人物认为,这正是一个报复塞尔维亚的绝好借口。奥匈帝国的鹰派之所以如此蛮横,不是因为他们强大,恰恰相反,是因为奥匈帝国已经江河日下。正如自卑的人自尊心格外强一样,奥匈帝国对国家的尊严也更为敏感。鹰派认为,如果不利用斐迪南大公遇刺事件大做文章,挫败塞尔维亚对外扩张的野心,一劳永逸地解决令人头疼的巴尔干问题,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奥匈帝国的国内政治局势也需要一场对外战争。奥匈帝国有很多少数民族,各种分裂主义的声音越叫越响。战争,只有一场战争,才能像一针强心剂,把奥匈帝国从衰亡和分裂的困境中拯救出来。  奥匈帝国在筹划入侵塞尔维亚时,几乎没有考虑俄国出兵的可能性。他们一厢情愿地认为,俄国是不会出兵援助的。这是他们最大的失算。俄国一直把巴尔干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俄罗斯人和巴尔干民族都属于斯拉夫民族。19世纪,泛斯拉夫主义在巴尔干地区逐渐流行,而俄国一直是其背后的支持者。尤其是,沙皇尼古拉二世原本觊觎的是中国东北,他幻想能够建立俄国的远东帝国。但日俄战争失败之后,俄国转而加紧经营巴尔干半岛。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宣战,无异于是到俄国的后院放火。俄国这次再也输不起了。而就在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递交最后通牒时,俄国已经秘密地开始集结部队。在巴尔干地区,奥匈帝国和俄国就像两辆迎面开来的列车,终于相撞了。  如果德国不参战,那么奥匈帝国和俄国之间的矛盾将引发第三次巴尔干战争,但这也只是一场局部冲突。  德国统一之后,有“铁血宰相”之称的俾斯麦,一直奉行“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为了遏制法国,德国和所有欧洲大国都保持了微妙的平衡关系。德皇威廉一世去世之后,老臣俾斯麦失去了政治靠山。29岁的威廉二世继位。威廉二世性格暴烈,对俾斯麦的外交政策充满鄙视。新人新政策,德国很快就提出了“世界政策”的主张。德国人说:“我们不想把任何人置于阴影之下,但是,我们也要在阳光下有自己的位置。”但究竟什么是世界政策?没有人知道。在世界政策的外交道路上,德国越走越窄,最后几乎连一个朋友都找不到。  奥匈帝国和俄国在巴尔干地区势不两立,德国必须在这对冤家中选择一个。德国选择了奥匈帝国。对应的,俄国选择了法国。德国曾试图拉拢英国,但这两个国家的气场就是不对。英国有英国的傲慢,德国有德国的自负。1896年,英国在南非入侵德兰士瓦失利,威廉二世冒冒失失地发给德兰士瓦总统克鲁格一封电报,表示祝贺,英国觉得这是一种羞辱。另从19世纪90年代起,德国开始扩充海军,英国觉得这是一种挑战。1904年,英法正式签订协约,达成了关于海外殖民地的谅解。英德从此成陌路。  此前曾提到,过去主流认为,“一战”是德国预谋已久的计划。巴黎和谈的时候,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和法国总理克里蒙梭曾经讨论过,到底在哪里审判和绞死威廉二世。其实,直到最后一刻,威廉二世都还在犹豫。他对主战的军官们说,我给了你们想要的,你们可不要后悔啊。“一战”结束之后,威廉二世流亡荷兰。他在回忆录里写道,是犹太人和共济会阴谋发动了“一战”。  德国走向“一战”的真正原因是:这个后起之秀迫切地想要成为在全球说一不二的帝国,但一点也不知道该如何成为帝国。  如果英国不参战,那么德国的介入会引发一场席卷整个欧洲大陆的战争,但这还称不上是世界大战。  英国最后选择和法国、俄国站在一边,怎么看都是一种奇怪的选择。英国和德国本来是天然的盟友,但和法国、俄国却是长期的对手。德国和英国都是君主国,德皇和英王还有亲戚关系。德国和英国都是新教国家,不像法国,是个无神论和天主教的国家,也不像俄国,是个东正教的国家。法国和英国是宿敌:英国称霸世界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强劲对手就是法国。两个国家从17世纪末到19世纪,打了100多年的仗。在争夺非洲殖民地时,英国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法国。为了埃及,法国和英国差一点儿没打起来。英国和俄国在巴尔干、土耳其海峡、阿富汗、波斯,直到中国,都有面对面的冲突。大英帝国的璀璨明珠是印度,但俄国恰恰能够扼住英国通向印度的咽喉。英国和法国、俄国的结盟,不是因为绵绵不绝的爱,而是因为旷日持久的恨。1904年英国和法国之间的协议,实际上是两个国家都感到累了、烦了,才达成的谅解备忘录;1907年英国和俄国的交好,也是出于羁糜的考虑,英国邀请俄国一起分享世界霸权,这样才能避免出现两败俱伤的决斗。  当德国同时对俄国和法国开战的消息传到伦敦,英国议会陷入了混乱。英国在最后一刻才下定决心参战。从表面上看,英国参战的理由是德国入侵比利时,破坏了1839年欧洲各国签署的《伦敦条约》。这个条约承诺,要保护比利时永久中立。普鲁士也是签字方之一。从英国的角度来看,如果德国占领比利时,然后又占领了法国,那么就可能从比利时或法国的沿海,进攻英国。但这一推测是建立在一系列“如果”的前提下的。假如德国真的打败了法国和俄国,或许会有一天向英国发起挑战,但在1914年,德国两头作战已是应接不暇,怎么可能会想到去打英国呢?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说,英国参战的真实原因是国内政治。以赫伯特·阿斯奎斯为首的自由党政府没有能制止这场战争,他和他的内阁成员们本来是应该集体下台的,但参战拯救了自由党。自由党当然害怕改变自己的立场,但他们更害怕保守党上台。当战争刚刚爆发,人们都兴高采烈。欧洲人早已习惯了战争,战争将带来新的生机。人人都觉得自己很快就能赢得这场战争。威廉二世对即将出征的将士们说,到秋天叶落,大家就能回家。俄国将领满心希望在6周之内打到柏林。如果有谁说6个月,大家就会觉得他太悲观了。只有英国名将基钦纳(Horatio Herbrt Kitchener)说,这场战争至少要打三年。大家都觉得他简直是莫名其妙。然而,到1914年11月,西线就已经进入胶着状态,双方的士兵只能躲在战壕里,只能困守,无法进攻。“一战”时期最重要的新武器机关枪,其实是一种防守型的武器,而不是进攻型的武器。只要战壕加上铁丝网,同时把战壕前面清理出来一片开阔地带,就根本不用担心敌人的进攻,就像一个德国机枪手回忆的那样:“敌人几百人几百人地往前冲,我们根本不用瞄准,直接照着人群扫射就行。”1916年7月1日的索姆河会战,仅仅在一天的时间内,就有两万名英国士兵惨死在德国的机关枪下。“一战”夺去1000多万士兵的生命, 2000多万士兵负伤,欧洲几乎十室九空。  著名军事史学家约翰·基根(John Keegan)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一场不必要的悲剧。”斐迪南大公遇刺并非“一战”爆发的真正原因。“一战”的背后也没有不可告人的阴谋。短视和贪婪、自私加懦弱、平庸与激情,所有要素糅合起来,突然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在最晴朗的艳阳天,陡然来了一场暴风雨。  克拉克在书中说道,皇帝、外交官、将军,都懵懵懂懂、莽撞自负、懦弱多变,犹如一群梦游者,最终把整个欧洲带进史无前例的浩劫。当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递交最后通牒时,塞尔维亚总理帕希奇还在外地参加竞选活动。听到这一消息,他想到的不是在第一时间回去商量对策,而是想能不能化名到国外度假——在转折点上,历史确实是由少数人决定的,但他们远远谈不上是英雄人物,他们可能只是一群缺乏智慧和胆识,既没有责任心,又没有牺牲精神,只是出于巧合和偶然,被放在舞台中央的平庸人物。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