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年味记忆墨上红联一笔一画书写年味送年福-【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15:06:34 阅读: 来源: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闽南网1月21日讯 辞旧迎新,总把新桃换旧符。

每至腊月,隔一条街,就有一家张灯结彩的店,年饰、年画、春联,热烈的大红色在小店里泼开,兴兴隆隆一副过大年的阵仗就摆开了。浓墨在红纸上抑扬顿挫,总比印制的金光闪闪,多了几分人情味。

谭仕凯以假肢写联送福

最近,隘南社区、笋浯社区等,都举办了义写春联的活动。社区的书法爱好者,耄耋老人、年轻才子,挥毫泼墨给厝边们秀了几手。墨上红联,这是一笔一画书写的年味。

年一步一步走近,年味在大街小巷、大户小家里放开蹄子撒欢。你捕捉的年味长什么样?你存在心里的年味是否已酿出一坛岁月的老酒?

四种分享方式:口述请拨海都热线通95060,或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巷”;年味文章投稿,电子版发送至邮箱1501629725@qq.com,手写版请平邮寄送至泉州市泉秀街恒祥大厦16楼编辑部。

我靠假肢写联 写的不只是热爱

口述人:谭仕凯(四川岳池,新泉州人,60岁)

我活了整整60年,干过文职、三轮车夫、环卫工,还打过散工,唯有一事我始终做着,未来也将继续的,就是执笔书写。

我出生在四川岳池,四岁上小学,八岁习书。那时候哪有宣纸毛笔,我采了野花,蘸着墨,跟着课本上的字临摹。父亲说,“等来年给你买支正经的毛笔。”那时一支毛笔几分钱,不是小数目。可一年年冬去春来,也没见着笔的影儿。

1996年秋收后,我来到泉州海滨街道笋浯社区,没想到一呆就是20年。

三年前,我还在做三轮车夫,把自己的作品贴在车的椅背上,就想着当活广告好了,有人问我要字,能赚点糊口,免得老伴对我这份不来钱的执著老念叨。海都报报道了,一时间找我要字的人多了些,偶尔还得熬夜写呢。报道出来后不久,却发生了一场变故。

那是2013年5月,我在清濛一家工厂上班,那天夜里有点凉,刚吃过夜宵,我穿着秋裤,在搅拌机前作业,突然,秋衣卷进机器里,骨头咯吱咯吱响,紧接着一阵血肉模糊……当时的念头是,完了,我辛辛苦苦搞了几十年的书法白搞了。

在医院躺了快一个月后,老命捡回来了,可右手截肢,穿衣服袖子一半是空的。同时,我收到了中国海西第三届书画大展赛的通知。既然没了右手,我就创造一个能写字的手。几十年练字的力道手感,全在右手里。所以出院第一件事,就是找假肢。

货比两家,我花了近两万块,让师傅专门为我做了一个假肢。假肢需凿一个孔,穿进一条牵引绳,左手一拉,假肢的手指张开,就能把毛笔伸进手指里,让假肢握着笔。

右手出事后,老伴还调侃我,“这下不能写字了吧。”我也不跟她明说,她一开始以为我的假肢只是为了美观。等到一切“真相大白”,来不及了,我早就写上了。这心情就跟偷吃了蜜的孩子一样,偷着乐。

不过,有了假肢,再恢复之前的功力没那么容易。最难的是笔锋转弯,因为假肢没有手腕,只能靠手臂和力量去控制假肢。这些年练字发现,花时间,沉下心,就是书法的诀窍。我得磨合和假肢的默契,就得花更多的精力。写久了,手肘截肢处和假肢衔接的地方会胀痛,我就抽根烟,再接着来。

看我这样,老伴念叨少了。虽然是社区流动人口,但厝边们都知道,我爱练字,这个月月初,房东租给我这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店,让我做书画教室,说是租,房租的事他都没跟我谈。所以,上周四,我想着给大伙义写春联,算是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儿。

那天,社区计生户长老郑也来义写。大伙热热闹闹的,红色春联纸铺满了社区服务站的办公室。知道我右手会胀痛,写几幅,大伙就喊我休息。这是我第一次义写春联,我感觉写的不仅是春联,也不仅是我这些年对书法的坚持,更是这二十年来对大伙的感谢,是邻里间大伙凑着热闹过年的年味。

现在,我的日子好过了些,老伴还在看守公厕,虽然儿子们没有继承我对书法的热爱,但我打算教孙子,小小的教室,几个学生愿意学,我就愿意教。也许明年,我能带着孩子们一起写春联,再给厝边一份手写的年味。

清苦的小时候 欢腾地过大年

李凤高(吉林)

我小时候,正值上世纪70年代。那时虽说生活清苦一些,但春节时,母亲是绝对慷慨的。

她拿出自家不多的黄豆,到邻村的油坊里换些豆油。再从县城集上买些咸白鲢鱼和莲藕、猪肉及各种调料,回到家,开始紧锣密鼓地置办。母亲将干白鲢鱼放到案板上,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盆里调好面糊,用筷子夹上鱼段儿,裹上面糊糊,放到热油锅里炸。咸鱼一块块在锅里排好了,母亲不断地翻弄着,直至鱼块炸成统一的金黄色,带着诱人香味儿的鱼就出锅了。炸丸子、炸松肉、炸藕盒,也和炸鱼差不多做法。

到了腊月廿四逢集,那才叫热闹。集上简直除了鞭炮就只有鞭炮了。各种鞭炮都是各村作坊里自己卷的,卖鞭炮的人手里高举着竹竿,毫不吝啬地燃放着自家的鞭炮,还一边喊着:二十四日不要货了,快来买震天响的鞭炮哟!

年前还要到祖先的墓地上燃放鞭炮,千呼万唤将祖先的灵魂请回家里避风寒、过大年。很多人家都请家堂,高擎蜡烛的案几上摆满了祖宗牌位和丰盛的祭奠菜肴。

年夜里,我们一帮小孩子蹦跳着走东家、串西家,到各家堂口上去磕头。

年初一一大早,给长辈轮番磕头是必需的。忙活了大半天,头都磕晕了,赏钱却都是一毛两毛,很难攒到两元。

然后,还得鞭炮齐鸣,前呼后拥,众人再把祖宗送归山林,才算年刚忙过了一半。

直到正月十五雪打灯,二月二龙抬头,才算真真正正把年忙完。

征集令

海都新春送福团 征集书法达人啦

“年味记忆 守望乡愁”特别策划,除了有吃喝玩乐闹、色香味俱全的年味外,还将把实实在在的手写年味送到你手中。

除了老谭外,海都新春送福团今起开始征集书法达人。如果你擅长书法,愿意义写春联,给海都读者们送祝福,快拨打海都热线通95060报名吧!报名截至今天16:00

海都送福团义写春联日程表:

1月22日(本周五) 15:00~16:30 1月23日(本周六) 10:30~12:00

地点:泉州浦西万达椭圆中庭(1号门进入)

(海都记者 陈莹钰 田米 文/图)

扫码关注“花巷”

防火岩棉板

金属探测器批发

核素标本测定装置

应急电源柜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