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使刘锦成做投资凭感觉从投资人到公司管理者

发布时间:2019-09-30 05:22:33 阅读: 来源: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天使"刘锦成:做投资凭感觉 从投资人到公司管理者

5月15日,北京亦庄,26摄氏度,有些热,而在合康变频(300048)办公楼5层的会议室里,气氛更为热烈。

此时,合康变频2012年的第一次股东大会正在召开。7位股东与合康变频的高管们,除了“八卦”王亚伟离开华夏,除了举手同意3个议案等,热论更多的是公司在武汉的生产基地,以及未来可能的人员变动。

长达2个小时的股东会上,合康变频的两位实际控制人神情迥异,总经理叶进吾不时发出笑声,而董事长刘锦成却一直少有表情。

游刃商场20年中,47岁的刘锦成有过多次角色转换,如今,“被第一”的合康变频也正步入结构调整的关口。

钟表大亨

刘锦成说自己做事务实,又坚信自己遗传了在家开厂的外公的基因。

1988年,武汉大学法律系毕业生刘锦成立志要做一名律师。

在分配到广东万宝集团进出口公司工作一年之后,国内经济形势日益变差,喜欢逆向思维的刘锦成坚定地认为,“抄底”机会已到,该是为盖自己的律师楼攒钱的时候。

于是,在很多人纷纷“上岸”的时候,刘锦成“下海”了。

在广州,刘锦成什么都卖,礼品、钟表、电子产品……他很勤奋,捣鼓了3年就有了20万元的积累,盖律师楼的钱攒的差不多了。

一笔没做成的生意,让刘锦成有了新的想法。

有一次,刘锦成签到了一个5000只手表的大单,价值10万元。在当时,这是一笔大数目,刘锦成说当时他就想如果这钱不赚成,可能这辈子都不安心。

但最终刘锦成还是没赚成。他找的供货商是一家香港钟表厂,但在那儿他根本拿不到货,这个大订单只好告吹。“如果100只手表或许还有办法。”刘锦成回忆道。

不过,刘锦成并没有后悔太久,他很快就豁然了:“既然钟表生意这么火,自己开一间钟表厂不是更赚钱。”

1992年8月,刘锦成用攒下的20万“律师楼费”,在广州租了两间房子,开起了自己的钟表厂。两个月后,第一批手表正式出炉。

刘锦成说自己做事务实,又坚信自己遗传了在家开厂的外公的基因,总之,他感觉自己做企业很得心应手。

于是,28岁的刘锦成发现,办企业才是自己的毕生追求,而律师梦则不知在何时已然烟消云散。

到2002年,刘锦成的明珠星集团钟表主业年产值已经近5亿。

天使投资人

“合康变频创立的最初几年,我是一个纯粹的投资人,几乎不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

刘锦成之于合康变频,类似沈南鹏之于麦考林,从财务投资人进化成实际控制人及管理者。但他还是喜欢别人称他为“天使投资人”,记者说错时,他会特地纠正。

合康变频是刘锦成的第一次投资。

2002年,刘锦成赖以起家的明珠星集团,钟表主业年产值已经近5亿,但他发现这一行的利润空间逐渐趋窄,市场正在萎缩,而他视为榜样的华为却越做越大,所以想进入高科技行业。但琢磨很长时间,刘锦成也没决定具体要做什么。

这年8月,两位老乡找到刘锦成。他们俩一个叫杜心林,一个叫陈秋泉,与刘锦成毕业于湖北监利的同一所中学。

杜、陈二人是中科院研究所研究生同学,毕业后均在首钢研究所工作。1999年,两人同时进入利德华福,主导功率单元研发工作。

一年之后,杜、陈又离开利德华福,依靠掌握的“单元串联式多电平变频器”技术开始创业。

当时,陈秋泉的一位做低压变频器的老同学郭建军给他们投资了200万元。但这些钱仅够用于研发。

2002年,杜、陈在深圳创业失败,但并不死心,于是开始游说已经在广州颇有所成的刘锦成。

那时,刘锦成对于高压变频一窍不通,然而,在短短一周考察之后,他即决定向这家失败的公司投钱。

“他们失败是因为资金太弱,200万对于这个行业来说等于是杯水车薪。”刘锦成向理财周报记者介绍,高压变频器行业的资金门槛至少是2000万元。

而在技术上,刘锦成并不担心。中国第一代高品质高压变频器,正是出自杜、陈二人之手,他们俩当时在国内已经是最顶级的技术人员。

刘锦成认为,高压变频正是他要找的高新技术行业。

当年,刘锦成投资1500万元,占75%股权。2003年6月,合康变频在北京注册成立。刘锦成担任董事长,从上海请来老同学张涛担任总经理,主持公司日常运营,杜心林和陈秋泉主管研发和生产。

“实际上,合康变频创立的最初几年,我是一个纯粹的投资人,几乎不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刘锦成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也许是这一单让刘锦成找到了感觉,他随后成立明珠星投资有限公司,并相继投资了两家电子元器件企业,2005年又投资了IT网站51CTO,2008年投资电商企业优衣汇,2009年则投资了一家生产LED的企业,“至今已有五六个投资”。

刘自称这些投资收益均不错,但谈不上很多,毕竟企业都处于上升期。不过,如今在网上已经很难找到优衣汇网站。

“我一般投团队,或者行业。标准很难说,很多东西都是凭感觉,没有道理可讲。”刘锦成表示,他是作为纯粹的投资者进入这些公司,不参与管理。

结盟

叶进吾给合康变频带来3000万元资金和销售团队,获得一半股权。

2010年1月20日,创业7年后,合康变频登陆深圳创业板。这时刘锦成的角色已经转变为合康变频的管理者。

与刘锦成促成合康变频上市的,是5个各自“身怀绝技”的人。刘说这个团队是完美的。

精明的温州人叶进吾负责公司整体运营,两位“不死心”的工程师杜心林和陈秋泉专管技术研发,张涛主持市场销售,王俊峰带来的则是雄厚资金,而刘锦成则负责资本市场和公司战略。

合康变频在创立的前3年,尽管技术不断进步,但因为没有经验,市场并没有真正打开,销量增长较慢。而刘锦成的钟表公司因为行业低迷,自顾不暇,这也使合康变频的资金断了。

2006年,刘锦成认识了一个人,正是他帮助合康变频打开了销量之门,他就是叶进吾。

叶进吾是上海上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善于销售,经营低压变频器超过10年,在变频器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广阔的人脉。

刘锦成看中叶的经验,而叶看好合康变频的先进技术,两人一拍即合。

这一年,叶进吾给合康变频带来了3000万元资金和他的销售团队;而刘锦成则将公司一半的股权转让给了叶,把大股东地位拱手让人。“让他做大股东有什么不好,只要能把公司做好。”刘说。

叶进吾进入公司即带来100台变频器订单。他的销售团队遍布全国,国内市场很快打开。2007年合康变频高压变频器销量为212台,而2008年猛增到473台,市场占有率进入国内三甲。

同年,国产高压变频器老大利德华福与合康变频互诉对方专利侵权,闹到对簿公堂。刘锦成亲自出马,最终与对方握手言和。“这一年,我的工作就是打官司。”刘自嘲道。

而同时,刘锦成也开始正式参与公司具体事务,主要负责资本运作。

随着规模化扩张需求越发迫切,对资金有了更高的要求,合康变频需要更多的钱。

刘锦成接触的风险投资机构超过10家,但最终选择了报价仅为中等的联想投资。

2008年底,联想投资、联想控股等共同向合康变频注资7600万元,占股15%。此外,君慧创投、绵世方达和新锦泰等风投相继进入。

“联想本身是做企业的,而且它的投资董事总经理王俊峰对变频器行业研究很深,能够帮助企业发展。”刘锦成说,他选择风投主要是看这些资金对企业是否了解。

有了充裕的资金,合康变频的业绩攀升更快,随后的上市已是水到渠成。

“被第一”

利德华福在2011年被施耐德以6.5亿美元收购,合康变频一跃成国内厂家第一名。

很多年以来,合康变频一直是一个追赶者,它的前面有国产品牌利德华福,再往前则是ABB、西门子这样的跨国企业。

2003年前后,国内高压变频器市场仍然是国外厂商的天下。国内厂家尽管数量不少,但因为技术有限,大多数最终失败。利德华福是其中最为成功的一家。

据利德华福官网介绍,利德华福于1998年在北京成立,主营高压变频器。据《变频器世界》数据,2011年利德华福市场占有率为19%,位居第一。这个位置其已占据多年。

合康变频创立之后,因为杜心林和陈秋泉两位工程师的存在,在技术上其实已经与利德华福相差无几。

“但合康也不好过。”刘锦成介绍,当时,由于市场对于国产高压变频器的接受程度较低,尽管技术品质没有问题,但合康变频的产品销量并不理想。

“其实我应该感谢利德华福。”刘锦成认为正是因为这个竞争对手的成功,使得国产品牌能慢慢被客户接受,给国内企业树立了榜样,功不可没。

“它是业内中国企业的领导者,我们一步步跟着做。”尽管与利德华福“恩怨”不少,但刘锦成坦诚,自己非常尊敬利德华福。

刘锦成认为,ABB、西门子等国外企业之所以在中国高压变频器市场萎缩,是因为这些服务相对逊色,以及对中国市场的不熟悉。比如,国外企业一般要先收钱再发货,而国内企业恰恰相反。同时,国外企业对利润的高要求,使其产品价格高于国内产品。

据中国电器工业系会变频器分会统计,到2009年国内企业已经拥有80%的市场份额,其中合康变频占有率为11.24%,仅次于利德华福。

不过,随着利德华福在2011年被施耐德以6.5亿美元收购,在高压变频领域,合康变频已经一跃成国内厂家第一名。

“我们是‘被第一’。”刘锦成笑言,合康变频要实现真正突围,尚需努力。

再起步

这一次合康变频直面的对手,是西门子、ABB、施耐德等国际大企业。

在刘锦成看来,眼前是一片望不见边际的蓝海。

“今年销售额做到10亿,3年之内做到15亿。”刘锦成预测,合康变频在高压变频市场的占有率将在今年超过利德华福,成为国内市场中真正的老大。

他认为这个市场,尽管已经开发多年,但天花板仍然很遥远。

“高压变频器一年有40亿的市场,而且这个市场在不断扩大,将来可能几百亿。”刘锦成说道。

而东方证券更为乐观,其研报认为未来几年高压变频器市场需求将保持40%以上的增速,未来十年市场容量将达500亿元。

刘锦成的理想是把合康变频打造成中国的西门子、ABB。

不过,目前,合康变频82.2%的产品仍然是通用高压变频器,相比于高性能高压变频器,其技术含量也要低不少,毛利率则仅为后者一半左右。而对性能要求更高的中低压变频器和防爆合康变频甚至刚刚起步。

这一次合康变频直面的对手,是西门子、ABB、施耐德等国际大企业。据《变频器世界》,20110国内中低压变频器市场,外资品牌的市场份额达到了70%

为了争夺这一块更为广阔的市场,刘锦成和他的团队在2011年初调整募投项目,在武汉基地增加中低压及防爆变频器生产研发内容。据刘锦成介绍,目前这一项目已经进入安装阶段,预计今年投产。

刘锦成说,武汉基地是合康变频今年最重要的工作。

不过,在西门子、ABB等企业技术已经成熟多年的情况下,合康变频还能如从前那样成功突围吗?

杏鲍菇常见问题解析毛山蒟http://nongye.7552950.cn/1440.html

沈梦辰多大了沈梦辰个人资料图片沈梦辰男友锦州http://yule.8439892.cn/1596.html

小麦春季管理一定要注意水肥云南紫珠http://nongye.3970480.cn/1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