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阿来网络文学的概念是生生造出的

发布时间:2020-02-11 04:32:56 阅读: 来源: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阿来:藏族作家,曾任《科幻世界》杂志社社长、总编辑。2009年3月,当选为四川省作协主席。主要作品有诗集《棱磨河》,小说集《旧年的血迹》、《月光下的银匠》,长篇小说《尘埃落定》、《空山》、《格萨尔王》。《尘埃落定》于2000年荣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

推开阿来在四川省作协办公室的大门,就看见阿来正在电脑上摆弄他刚刚从川西拍回来的花朵图片。办公桌上,显眼地摞着一套完整的《藏地密码》,最初对阿来不熟悉网络文学的担心顿时没有了。而他也很痛快地答应了参加《电脑报》新时代创作大会的邀请。

一周后,风尘仆仆的阿来刚下飞机,面对迎接他来参会的记者,第一句话就是:“酒店里可以上网吗?”他的解释是,自己当晚必须要更新博客。

从放牛娃到史上最年轻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在古藏语里,“阿来”意为刚出土的麦苗。他的个人史近乎传奇:1959年生于四川西北部藏区只有20多户人家的小山寨——大渡河上游马尔康县卡尔古村。排行老大,下面弟弟妹妹一大串,从小大部分时间赤着脚在山间牧场放牧,孤寂时与一棵树一棵草都交谈过,这些成为后来创作的原始积累。

初中时,少年阿来翻山越岭,走150多里路,一路采草药打柴,筹集书费和学费。初中读完,阿来成了水电建筑工地上的一名民工,被工程指挥部领导叫去学开拖拉机。

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阿来连夜开着拖拉机去报名,后考入马尔康师范学校。毕业时,阿来想成为地质学家,却被分去当了乡村教师。去学校,汽车开到公路尽头需要大半天,然后再骑3天马,翻越两座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

25岁那年,阿来调到县城中学教历史,因为交8毛钱就能吃到肉,他去参加了一次“笔会”,开始写诗。诗歌遍地的时代,阿来是谁?没人知道,但直到现在他还认为自己的诗歌比小说好。

1984年,阿来被调到阿坝州文化局所属的文学杂志《草地》当编辑。诗越写越长,写作上的“野心”开始滋生:他需要表达民族文化,成为民族的代言人。

1989年,阿来30岁,第一部中短篇作品集《旧年的血迹》出版。这一年,阿来翻越雪山,漫游在若尔盖大草原。这次行走,成为他创作的转折点。4年后,《尘埃落定》完成,1998年,辗转多处的《尘埃落定》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2000年,他成为史上最年轻的茅盾文学奖得主。

1997年,阿来离开生活了36年的阿坝高原,来到成都,成为《科幻世界》一名编辑,一路由编辑而主编而社长,全身心投入杂志商业运营,论述“工业文明”时,让人忘记了这是那个空旷草原上放牧写诗写小说的阿来。而《尘埃落定》一年年被更多的读者认可,先后被翻译成16种语言全球发行,见证着阿来的辉煌。

《尘埃落定》十年后,《空山》问世,讲了两个令人痛楚的故事,两个动人心魄的谎言故事——那是属于阿来式的对现实的悲悯,对文学宗教般的情感,构成了一幅立体式的当代藏区乡村图景。

而即将在今年8月出版的《格萨尔王》,不仅讲述了1000年藏族灵魂人物格萨尔王,还将时光拉回到一千年后,一位当代格萨尔艺人追寻传说中的格萨尔王遗留的宝藏,终于悟出宝藏的所藏之处——宝藏的名字叫慈悲藏在每个人的心中……阿来还是在讲藏族故土的故事,那才是他生命的原乡。

只是现在的阿来,相较他出生的那个只有20户人家却归4个土司管辖的小山寨里的人,他有了更多的兴趣:迷恋西方古典音乐,喜欢独自驱车前往青海等地,在野外扎个帐篷驴游。还喜欢用数码相机拍摄花朵,全给了很大的特写,仿佛在强调它们短暂的生命。

访谈:

金庸加入作协不会改变任何事情

电脑报:最近文化圈的一大热点事件是,85岁的武侠泰斗金庸先生加入了中国作协。对于金庸加入作协,社会上质疑反对的声音不绝于耳。阿来老师怎么看?

阿来:对此没有什么看法,金庸入不入作协,在我个人看来其实无所谓。金庸加不加入作协不会改变任何事情,就像余秋雨加入了作协,作协的地位也不会因此而提高。不过,金庸加入作协反映了两个现象,一是虽然金庸在武侠小说领域的影响无人能出其右,但武侠小说一直有难登大雅之堂的说法,这算对这种说法的纠正和回应,另一个是作协放开大门,兼容并包。

电脑报:我们注意到,在近期公布的作协入围名单中,还有以《明朝那些事儿》成名的网络作家“当年明月”。此前湖北作协也表示网络作家可以成为作协会员,您主导的四川作协会不会跟进?

阿来:四川作协下一步重点工作和任务之一就是发掘新人。但对这个问题会比较谨慎。因为网络写手究竟要具备什么样的标准才能加入作协,并没有定论。 等将来这套办法比较成熟了,我们会考虑借鉴并发展,到网络中去发现有才华的作家,这也是发现人才的途径,作协要有吸收各种类型作家的胸怀。在纸媒发表作品需要经过严格的挑选,而出版社、杂志社往往会形成一个“圈子”;网络降低了发表作品的门槛,架构起了另一种“圈子”,这个圈子里人才也不少。

但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密切关注,因为对网络写手的审核将是一个庞大的工作,需要非常细致的规则。

文学没有网络、非网络之分

电脑报:一般而言,传统作家都比较排斥网络文学,而您却认为要到网络中去发现有才华的作家,为什么?

阿来:文学就是文学,为什么还要分为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发表在网络上的科幻、穿越、玄幻、恐怖、推理小说几千年来就一直存在。为什么我们非要人为地划一个鸿沟?

我不承认网络文学的概念,这是生造的。从形态上讲,即便到了网络,小说还是小说,诗歌还是诗歌,散文还是散文,文学形态本身没有一个根本性的、革命性的变化。以前我们是写在纸上的,现在是写在网络上的,只是介质的不同。要说区别,就是现在打破了垄断,降低了门槛。每个人可以平等地写作,不会扼杀好的作品,这是好事啊。现在有很多网络作品很畅销,这是为什么?说明网络文学获得了更多读者的认可。

所以,不应该有所谓的“传统”和“网络”之分。我希望,我们的作家不要去自己划清所谓网络文学与主流文学的假想界线。许多创作者都是比我还年轻的人,我们生活要多元、自由,创作也要多元、自由,不要预设条条框框,这也是新时代的需要。

电脑报:您和四川作协准备如何培养新一代潜力作家?发现文学新人有什么难度?

阿来:好苗子出现后,你不能说,哦,我给你若干奖金就完事,而是要给予帮助,就像植物一样,时常要为它们浇水、施肥、除虫。扶持的方式有很多,诸如开办创作基地、设立创作基金等。

对于发现文学新人这项工作,难度比较大,由于文本发表的载体发生变化,如今的文学新人多是通过网络来发表作品,这就要求包括自己在内的作协工作人员要海量阅读网络作品。

文学创作要有三种精神

电脑报:在您看来,随着时代的发展,互联网的兴起,如今的创作最需要什么样的精神?

阿来:我们知道传统小说有两个空间:历史空间、道德空间。但是传统小说往往忽视了另一空间——小说当中应该有游戏精神、游戏空间,游戏空间不是电子游戏,是人的智慧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带着一点幽默感,带着畅快的心情玩文字游戏,文字本身也是游戏。

我还在《科幻世界》杂志社的时候,就把这样的观念带给我们那个时代的科幻作家,其实大家都有一个共同担心,就是我们刚刚有一点成绩,你这样一干,会不会就把我们的前途一下毁灭掉。我说不会,为什么?这是什么时代?市场经济时代,市场经济时代需要游戏精神。

电脑报:但从当今中国创作现状来看,为什么有那么多作家呕心沥血的作品,即便兼顾了游戏精神,仍无法畅销?

阿来:现在外界评价一个作家,主要是看获不获奖,或者书卖得好不好,这种标准都过于片面。当然,现在的创作也有问题,往往注重它的娱乐消费层面,而忽略了历史空间和道德空间。比如宫崎骏,他把自己的大量人生经验搬到小说当中去,然后让卡通故事当中的人物符号化成自己某一种情绪,某一种思想,某一种精神的象征。这也是宫崎骏的小说在世界长盛不衰的主要原因,我们的作品也应该一样,除了游戏精神,仍然需要高尚的道德情操和厚重的历史文化。

电脑报:你刚才也谈到,现在的创作时代是一个市场经济时代,这是否表明我们的文化已经完全产业化?

阿来:1994年我就写完了《尘埃落定》,长达4年时间在中国找不到一家出版社出版,为什么?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每一个编辑都说现在已是市场经济时代,说不需要我这种艺术追求了。但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仍需要艺术追求。

我在《科幻世界》杂志社的时候,经常和编辑们探讨企业文化。我说我们不是卖酱油的,我们制造的是文化。我们希望能有一点点开启民智、传播知识、弘扬正义的东西,如果对象是青少年,我们至少是帮他们建立科学观,培养他们的想象力,有益于世道人心。如果每天讲怎么娱乐怎么休闲,制造虚假的东西,那我明天自杀算了。

但现在来看,我们的文化作品已没什么底线,媒体就知道广告、发行,报道的也大多是一些情杀自杀的庸俗新闻,似乎不如此就觉得远离了民众欣赏水平。但实际上,市民本来就庸俗,何必再加一些庸俗的料子……

广州筹划税务专业

深圳工商税务申报

广州代理记账公司有哪些

海关备案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