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非交易损失739亿美元外储减美增日韩迷踪

发布时间:2021-10-19 19:59:57 阅读: 来源:油溶性咪唑啉厂家

非交易损失739亿美元外储减“美”增“日韩”迷踪

非交易损失739亿美元外储减“美”增“日韩”迷踪 更新时间:2010-8-24 0:01:58 一季度央行与外管局外储数据的差异是481亿美元,二季度这一差异放大至739.09亿美元。这是由于汇率损益等非交易因素造成的。  8月18日,外管局公布的2010年二季度及上半年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据显示,外汇储备资产增加811亿美元。这与央行公布的二季度外储增加额71.79亿美元,差距甚大。二者相差739.09美元之巨。  与此同时,在上半年外储增加额因汇率估值损失合计1220.09亿美元背景下,中国外储上半年共减持500多亿美国国债。截至今年6月底,增持的日本国债达1.73万亿日元 ,持有的韩国国债增至3.99万亿韩元。  增减持  如果按照市场惯例去解读外储的减“美”增“日、韩”国债投资策略,似乎一点也不奇怪,但外储并非普通机构投资者,用投资逻辑去“解释”,是否会偏离其“安全、流动、收益性”的原则呢?  在二季度外储增加额因汇率估值因素损失了739亿美元的背景下,似乎表明外储币种多元化正在大力推进。  此前,外管局强调,任何增减持美国国债之举都只是市场行为,无需过度解读。但仍有业界观察人士认为其中有一些“非市场化因素”。  虽然当前日本经济增长乏力、日本中央银行长期将基准利率维持在低水平,但是国际外汇市场日元对美元比价不断攀升,有人认为这或许是受中国外储增持日元的利好因素影响。  日本财务省8月9日公布的报告显示,中国6月份净购入4564亿日元日本国债,为连续第六个月净购入日本国债,至此中国上半年增持的日本国债达到1.73万亿日元。据悉该数字是中国过去五年持有日本国债量的五倍。  韩国金融监督院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中国持有的韩国国债增至3.99万亿韩元,而去年年底时只有1.87万亿韩元。  美国财政部16日公布的报告亦显示,继5月份较大幅度减持325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之后,6月份中国再度减持24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综合处处长陈道富看来,中国会继续调整美国国债的持有量,但长期很难预测。  就去年12月的一次大幅减持行为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评价,时机上很合适,是在美元由于避险需求上升导致技术性反弹下作出的选择。  中国买入的几乎都是日本短期国债。“有可能是出于避险需求,最近美元资产和欧元资产存有风险,短期内为避风险,外储则可能考虑选择日元。”渣打银行有限公司经济师严瑾说。  渣打银行预测70%左右的外储仍为美元资产。因为不可能在短期之内,用每个月4%到5%的调整去改变其资产的配置。  “外储的大方向是保持现有比例,但短期内可慢慢开始寻找一些新的投资方向,而一些证据亦证明外储多元化时代的真正到来。”严瑾认为。  香港沃德资产管理公司董事局主席卢麒元判断,外储在做两个“加法”:增持日元与日本国债。  但卢麒元认为,上两轮欧元剧烈波动时,美国借机调整,轻易处理其债务,下一个对象可能就是日元。“日元已成为美国的一种对冲工具。届时,日元会大幅下跌。”卢麒元说。  卢麒元担心,接下来外储还可能会大量增持日本国债。外储为何能买到那么多日本国债呢?也有别人抛盘的原因。等他国抛空、外储接盘之后,问题可能就会发生——美元开始对日元狂贬。  非交易性损失  “基于房地产底部形成以及美国经济不会二次探底的判断,外储进行买两房债券、卖国债的投资策略很合理。”宏源证券高级分析师范卫认为,这属于配对交易的一种策略。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也认为,在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行的趋势下以及大通胀背景下,减持美国国债是正确的市场套利行为,无可厚非。  事实上,很多机构都在进行美元套利交易,外储也不例外。“美国国债利息下降,美元上涨,在两者之间‘套利’也很正常。”谢国忠说。  就在业界认为外储进行合理投资交易的同时,外储因非交易汇率因素损失了739亿美元。  一位权威人士分析认为,美元汇率的上涨与下行正在越来越大的影响到外储增加额。前两个季度因估值等综合因素,外储 “缩水”了1220.09亿美元。殊不知,外管局国际收支平衡表数据显示,上半年国际储备资产增加1780亿美元,换言之,汇率估值损失在上半年外储增加额占比近七成。  去年的情况正好相反,因为汇率估值因素而带来了外储增加额的正向作用,即去年国际收支平衡表中交易净增的3821亿美元外,还增加汇率估值带来的外储增加额710亿美元。  由于外储的资产构成严格保密,业界无从获悉其货种多元化篮子货币的结构,但显而易见的是,因美元汇率的变化而给外储估值带来了上千亿美元的损益差额,那么,交易性外储运营与调整外储货币种类应对汇率变化以避免外储损失显得同样重要。  资深汇率专家、中央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教授吴念鲁认为,外汇储备管理按照“安全、灵活、保值增值”原则,安全性是第一位。目前变化看来,一改过去较保守、较被动的做法,明显增加了主动性,尤其是在多元化的问题上。

三亚汽车托运公司排行

南宁小车托运

南京小轿车托运价格

深圳小车托运